ISIS是如何將恐襲殺手派往全球的?

編輯:Calandra 來源:紐約時報 2016-08-04 22:32
6月,曼比季的伊斯蘭國標識,這里是敘利亞北部的一個鎮子,是該組織培訓外國戰士的樞紐之一。

6月,曼比季的伊斯蘭國標識,這里是敘利亞北部的一個鎮子,是該組織培訓外國戰士的樞紐之一。

歐洲領導人被一連串看似毫無聯系,但都宣誓效忠伊斯蘭國的襲擊者弄得疲于奔命。薩弗說,這些襲擊者之間的聯系可能比官方目前所掌握的要多。他說,自己被告知,歐洲有許多秘密特工使用新加入的成員作為聯絡人,或被稱為“干凈人”。他們負責讓有意執行恐怖襲擊的人和傳達指示的人搭上線。指示包羅萬象,從如何制作自殺背心,到如何表明他們的暴力活動是伊斯蘭國所為。

這個組織派遣了“數百名特工”回到歐盟各國,“土耳其一國就還有好幾百”,一位美國高級情報官員和一位美國高級國防官員說。兩人都因談話內容涉及情報而要求匿名。

被關押在德國的薩弗最近被解除了單獨囚禁,因為他被認為已經沒有暴力傾向。他認同兩位官員的估計。“很多人都回去了,”他說。“肯定有好幾百。”

受感召的新人來到伊斯蘭國,第一站就是敘利亞境內的一片宿舍,靠近土耳其邊境。他們在這里接受面試,并被錄入名單。

薩弗走完了所有程序。第三天,Emni的成員來找他。他希望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參加戰斗,但蒙面的特工解釋說,他們有一個棘手的問題。

“他們告訴我,在德國沒有多少人愿意做這項工作,”薩弗說。德國官方對他的審訊記錄顯示,這是他去年被捕后不久所做的供述。記錄長達500多頁。“他們說,他們一開始有些人。但是一個個的,可以說,都退縮了,因為他們害怕了——臨陣退卻了。在英格蘭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這個組織在法國卻有足夠的志愿者。“我的朋友問他們關于法國的情況,”薩弗說。“他們笑了起來。但的確是非常嚴肅的笑,眼睛里還含著淚。他們說,‘別操心法國’。‘Mafi mushkilah’——就是阿拉伯語‘沒問題’的意思。”這番對話發生在2015年4月,七個月之后,也就是11月,巴黎發生了協同屠殺慘案,這是10多年來歐洲所遭受的最嚴重的恐怖襲擊。

去年,敘利亞的庫爾德武裝力量繳獲的坦克。上面的阿拉伯語表明,它們屬于伊斯蘭國的精英小分隊Jaysh al-Khalifa,也就是哈里發軍。

去年,敘利亞的庫爾德武裝力量繳獲的坦克。上面的阿拉伯語表明,它們屬于伊斯蘭國的精英小分隊Jaysh al-Khalifa,也就是哈里發軍。

薩弗的供述里有一些細節未能證實,但他的陳述同其他伊斯蘭國新兵的供詞是吻合的。監獄官員和他被捕后訊問過他的德國情報人員都認為他可信。

自從伊斯蘭國在兩年多以前崛起后,情報機構便開始搜集關于Emni的零星情報。根據審訊記錄和分析師的說法,起先,這個組織的職責是監督伊斯蘭國內部成員,包括進行審訊和揪出間諜。但是2014和2015年被捕的法國伊斯蘭國成員們說,Emni已經有了新任務:向海外輸出恐怖。

“Emni確保Dawla的內部安全”(dawla是阿拉伯語“國家”)“并把他們招募的人送往海外,或者派遣人員,執行暴力行動,比如突尼斯博物館內的事件,或者在比利時臨時取消的行動計劃,通過這些手段保障外部安全,”32歲的法國公民尼古拉斯·莫羅(Nicolas Moreau)說。這是他對法國國內情報部門所做的供述。他在離開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后,于去年被捕。

莫羅說,他曾在敘利亞的拉卡經營一家餐館。拉卡是該組織控制的疆域的事實上的首都。莫羅的餐館接待過Emni的一些重要成員,包括巴黎襲擊的現場指揮阿卜德勒哈米德·阿巴奧德(Abdelhamid Abaaoud),此人數日后在與警察的對峙中被擊斃。

不僅是薩弗的敘述,其他審訊記錄也讓調查者推斷,6月份在突尼斯蘇塞海灘開槍的槍手以及準備布魯塞爾機場炸彈的人也是Emni培訓和派遣的。

阿布·穆罕默德·阿里-阿德納尼,伊斯蘭國的發言人,他也指揮著一個名叫Emni的小隊,既是內部的警察力量,也在海外策劃行動。

阿布·穆罕默德·阿里-阿德納尼,伊斯蘭國的發言人,他也指揮著一個名叫Emni的小隊,既是內部的警察力量,也在海外策劃行動。

法國、奧地利和比利時情報機構的記錄顯示,Emni招募的至少28名特工被成功部署到伊斯蘭國核心區域外的國家,他們進行了一些成功的襲擊,也有些計劃被挫敗。官員們稱,另有數十名特工混進目標國家,并建立起潛伏組織。

薩弗說,在與Emni的交往中,他發現,他們在籌建一個全球性恐怖分子網絡,并努力填補網絡中的漏洞。

在向德國官方交代情況以及在本周的采訪中,薩弗提出了一種可能性:歐洲近期的恐襲制造者和伊斯蘭國之間的關聯可能比官員之前認為的更直接。這些襲擊者都在行動中宣稱效忠伊斯蘭國領袖。

薩弗說,Emni在歐洲安插的很多特工都是地下的。他們就像節點,能遠程激活被宣傳洗腦的自殺式襲擊者。把他們聯系起來的,是薩弗所說的“干凈人”,也就是剛皈依伊斯蘭教、與激進組織沒有歷史聯系的人。

“這些人與將要發動襲擊的人沒有直接接觸,因為他們知道,如果這些人嘴不緊,他們就會被捕,”他指的是這些地下特工。

情報文件和薩弗的供述都顯示,伊斯蘭國充分利用新成員的國籍,派他們回國策劃襲擊。但薩弗回憶說,Emni成員曾對他說,Emni在一個重要地區未能成功派遣受過培訓的襲擊者,那就是北美。

11月,伊斯蘭國攻擊巴黎的團隊。

11月,伊斯蘭國攻擊巴黎的團隊。

薩弗說,雖然已有數十名美國人成為伊斯蘭國成員,有些還被招募進入境外活動組,但“他們知道”,美國人一旦去過敘利亞,就“很難再回到美國”。

“在美國和加拿大,通過社交網絡爭取信徒要容易得多,因為他們說美國人很傻——他們有開放的槍支政策,”他說。“他們說,我們很容易就可以讓他們變得激進,如果他們之前沒有犯罪記錄,就能買到槍支,所以我們不需要單線聯系人給他們提供槍支。”

薩弗在敘利亞期間,其他德國籍的戰士和他聯系,想讓他在面向德語觀眾的宣傳影片中出鏡。他們開車到巴爾米拉,讓薩弗拿著該組織的黑色旗幟,在鏡頭前不停地走,他們一遍一遍地拍攝。敘利亞俘虜被逼下跪,其他德國士兵射殺他們,他們的興趣好像只在影片效果上。

其中一名士兵在射殺一名受害者之后很快轉頭問薩弗:“我剛才看起來怎么樣?我處決的方式帥嗎?”

薩弗說,他在訓練中看到他們對待落后士兵的殘酷方式后,開始懷疑自己對伊斯蘭國的忠誠。拍攝宣傳視頻時,他看到他們為了5分鐘的視頻無數次拍攝每一個畫面時,他最終感到幻滅。他在德國被類似的視頻鼓舞時,還以為它們是真實的,不是演出來的。

他開始計劃逃跑。他用了好幾個星期才逃脫,有時需要狂奔,有時在泥地里爬行。最后他到達了土耳其。2015年7月20日,他在不來梅機場落地后被捕。他自愿認罪。他因恐怖主義罪被判處三年監禁,目前正在服刑。

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本文作者Rukmini Callimachi @rcallimachi。Eric Schmitt自華盛頓、Franziska Reymann自不來梅、Yousur Al-Hlou自紐約和Maher Samaan自巴黎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譯者:晉其角、王相宜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風尚網 內容來源于網絡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河北排列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