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不高興:充斥憤怒、焦慮與冷漠的里約奧運

作者:紐約時報中文網 來源:紐約時報 2016-08-05 15:52
周三,示威者圍在里約熱內盧的火炬傳遞線路旁邊,以抗議政府將資金投向奧運會,而不是教育。

周三,示威者圍在里約熱內盧的火炬傳遞線路旁邊,以抗議政府將資金投向奧運會,而不是教育。

里約熱內盧——巴西人對自己舉辦奧運的大日子感覺如何?

首先是憤怒:奧運火炬傳遞到里約熱內盧的途中,暴民向其投擲石塊,還出現了把奧運五環重新排列成一個四字母單詞的汽車車貼。

再有是焦慮:一波犯罪潮出現,而且人們擔憂發生恐怖襲擊,黑色幽默卻也應運而生,在一個賓果游戲中,你可以下注在奧運會期間哪一天會發生襲擊。

還有就是冷漠:巴西媒體巨頭環球電視臺(Globo)甚至沒興趣在周日下午的黃金時間播出奧運會節目,而是選擇了巴西足球節目。大量酒店客房仍然無人預定,旅行社不得不降低價格,拼命招攬巴西人光顧。

“一想到奧運會我就感到惡心,”21歲的安娜·卡羅琳·喬伊·達索薩(Ana Caroline Joia da Souza)說,她在里約熱內盧的一個地鐵站前擺攤賣糖果。“政客想瞞騙整個世界,讓大家覺得巴西很好很棒。好吧,讓外國人自己來看看我們住的這個骯臟地方,看看巴西領導人偷走的錢吧。”

一名被安保人員團團圍住的火炬手在里約傳遞奧運圣火。

一名被安保人員團團圍住的火炬手在里約傳遞奧運圣火。

東道主國家在奧運會前夕進行反思幾乎已成慣例。巴西也不例外,在奧運會本周五開幕之前,該國就其政治、經濟和道德方面的問題展開了一波疾風驟雨般的探究。

民意調查公司Datafolha近期舉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將近三分之二巴西人——具體是63%——認為舉辦奧運會有損于巴西。只有16%的受訪者說自己熱切期盼奧運會,51%的人則表示他們對奧運會毫無興趣。(調查是在7月14日和15日進行的,共有2792名受訪者,抽樣誤差為正負兩個百分點)。

這種沉郁的氣氛,與2009年里約熱內盧奪得奧運會主辦權時的興奮之情形成了鮮明對比。當時的巴西沉醉在勝利的喜悅中——該國在全球舞臺上的存在感日益增強,數以百萬計的貧困人口進入了中產階層,在21年的軍人統治于1985年結束后,年輕的民主制度在演進中日益成熟。

但如今,與奧運會爭搶人們的注意力的,除了令人飽受煎熬的經濟衰退,還有另一出在公眾視野里展開的大戲:巴西的肉搏式政治亂局。

目前巴西的總統不是一個,而是兩個:一個是已經停職的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她面臨的彈劾案將在奧運期間繼續展開,另一個是臨時頂替她的米歇爾·特梅爾(Michel Temer)。無論是左派的羅塞夫,還是日益右傾的特梅爾,在巴西各地都非常不受歡迎。事實上,選民們對所有政治權貴都極為不滿。

在里約奧運會開幕之前,出現了一大串各式各樣的惡劣問題——從抗議強制驅逐行動,到抱怨新的奧運村發生了盜竊和管道無法使用的事情——英國體育歷史學家戴維·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說,這是歷史上準備工作最糟糕的奧運會之一。

里約的犯罪率居高不下,為了提高該市在奧運期間的安全性,聯邦政府把數以千計的軍人部署到這里進行巡邏。但批評者說,巴西東北部一些城市暴力肆虐,從那里調兵到里約會導致當地和其他區域的幫派變得膽大妄為。

周三,一名火炬手在里約。只有16%的巴西人自稱對奧運會充滿熱情,51%的巴西人則表示一點也不感興趣。

周三,一名火炬手在里約。只有16%的巴西人自稱對奧運會充滿熱情,51%的巴西人則表示一點也不感興趣。

支持者說,在歷屆奧運會開幕之前,往往都有緊張局勢升級的說法,但是開幕之后,大家的情緒就會振奮起來了。還有一些人說,該國民眾應該停止抱怨,享受這一盛事。

“當初我們贏得主辦權的時候,每個人都希望在這里舉辦奧運會,所以現在的批評全都很虛偽,”72歲的里約熱內盧房地產經紀人克雷德·科雷亞(Cleide Correa)說。“當然,他們花了很多錢來辦奧運,但是每個東道國都不例外。我們需要在現有狀況的基礎上做到最好。”

里約熱內盧市長愛德華多·帕埃斯(Eduardo Paes)已經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奧運會連在了一起,他說,圍繞奧運會產生的負面情緒主要源自于巴西的“流浪狗情結”。這個詞是劇作家納爾遜·羅德里格斯(Nelson Rodrigues)提出的,指巴西人在將自己和其他國家做對比的時候存在著一種自卑感。

帕埃斯說,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已經注意到我們在妄自菲薄”。他隨后表示,奧運村的問題要怪一個在阿根廷出生的奧林匹克官員。他還說,巴西人正迅速解決這些問題。

另外一些人表示,巴西此刻進行無情的自我檢討,可以起到宣泄情緒的作用,還說明在這個民主國家里,人們享有極大的言論自由。

作家埃莉亞尼·布魯姆(Eliane Brum)在一篇文章中列出了把巴西看變成一團亂麻的若干問題,其中包括人為造成的環境災難,比如米納斯吉拉斯州的一道水壩去年發生了決堤事故,再比如瓜納巴拉灣被里約的下水道污水嚴重污染,帆船隊擔心在那里撞上死尸。

但布魯姆表示,把巴西交由“所謂的第一世界去評判”會很可笑,因為在那些國家以及世界其他地方,最近也出現了大量問題。

面對巴西的弊病,一些人開始呼吁拋開不切實際的期待。

“我們顯然不可能展現強大、高效的國家形象,”政治人物、作家費爾南多·加貝拉(Fernando Gabeira)說。

“我們或許可以展現的是,我們正著手應對經濟、政治和道德災難,”卡貝拉說。“我們可以像那些設法跑完馬拉松的運動員一樣,他們伸著舌頭,幾近暈厥,但他們抵達了終點。”

John Branch和Mariana Sim?es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風尚網 內容來源于網絡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河北排列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