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放縱 半夜衛生間傳出老公和前妻的嬌喘呻吟聲

2016-08-29 18:45

男友和她前妻那一夜的放縱,是我心中永遠的痛。我一直都以為自己的男友是個好男人,很優秀,但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還和前妻有著那么一檔子事,那段時間她前妻以帶女兒來看爸爸為由住在了我和男友的家里面,但讓我沒想到的事,半夜三更的時候他們竟然偷偷跑到衛生間里面激情纏綿了起來,并且還傳出彼此起伏的嬌喘呻吟聲……

夜的放縱

我每天按時上班,卻是最晚下班的一個;我將酒推銷給老外,我可以用流利的英語和他們對答。兩個月下來,我的業績是全部門最好的。面對老板娘的挽留,我拒絕了。

國慶前夕,老板娘再次給我打電話,她說這段日子太忙,希望我能幫忙救急。只有十天,但是可以給我付一個月的底薪。我想,剛好這段日子有空,賺點零花錢也沒有什么不可以,只是沒想到這次抉擇改變了我整個人生。

那天晚上,當我用流利的英語向一名瑞士客人推銷酒的時候,我看到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我。這個人就是范傾。范傾是一家外企的副總,他說他已經注意我很久了,我總是做外國人的生意。他的無理讓我厭煩,但是我依然心平氣和地告訴他:“作為一名中國人,我只是不想讓外國客人受到冷落!”

凌晨,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步行回校。突然,一輛車停在我旁邊,原來是范傾。他問要不要搭便車。此刻,我腦子里沒什么多余的想法,就跟著他上了車。

眼前的范傾,似乎并沒那么討厭,出了酒吧,他也沒有了囂張氣焰,變得溫文爾雅了。我對他說:“你酒后駕車,如果被抓住千萬別說認識我啊。”這句玩笑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就在那個晚上,我們相識了,相戀似乎也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十八歲就會墜入愛河,而且對方還是一名外企的副總。幸福突然降臨讓我措手不及,突然間我好想有個家。

大學畢業,我搬進了范傾的公寓,我們同居了。

范傾幾乎每個周末都會出差,剛開始我對此毫無異議,但是時間久了我覺得很奇怪,哪有每周五準時出差的。這時我才記起來和范傾相愛這么長時間,的確是幾乎每到周末我們都沒有約會。

我想打電話給他們公司,可是突然間又找不到電話號碼。我好糊涂,這么多年了,他的公司具體叫什么名字我居然一無所知。

這兩天我是在惶惶不安中度過的。周日晚上,范傾沒有回家,我打電話他的手機一直關機。到了凌晨兩點多,電話響了,我迫不及待地接起來,“喂”了兩聲,對方的電話斷了。

夜的放縱

然后我又根據來電顯示撥過去,居然一直沒有人接。過了二十分鐘,我再次撥過去,那邊的電話接起來就掛斷。我越來越疑惑。

一個多小時后,范傾回來了,他說車子在路上出了問題耽誤了好幾個小時,手機又沒電了。我沒有告訴他剛才電話的事情,給他放了洗澡水后就回臥室休息。

深夜,當我確定范傾熟睡后,打開他正在充電的手機,按照那個可疑的號碼撥了過去,很快有人接了電話:“范傾,我找了你整個晚上,還以為出了什么事呢……”果然對方從來電顯示上看到范傾的手機號碼接起了電話。

這分明是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我掛斷電話,淚水止不住地流,面對這樣一個條件優越的男人,為什么沒想到他是不會屬于我一個人的呢?

面前的范傾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那個女人是他的前妻,前妻無法忍受范傾夜以繼日拼命工作、對家中不聞不問的態度,在懷了女兒沒多久就提出離婚了。

現在獨自一人帶著女兒在上海開了一家畫廊。那時,范傾還不知道妻子有了身孕。一直以來,范傾每周都會抽空去上海看望她們……

想到自己也是單親出身,我知道母親有多么艱難。也許是同命相連,我對她們母女更加同情。

我和范傾領了結婚證,范傾說他已經對不住自己的前妻,不想再對不起我。

自從我們三人的關系挑明后,范傾和他前妻的行為似乎更加名正言順。前妻隔三差五就打電話過來問候一番,剛開始我還禮貌問候、有說有笑,后來我便開始厭煩。

她總是在凌晨打來電話,無論是失眠還是思念她都找范傾,一說就是半個小時。我委婉地勸范傾偶爾也要學會為自己著想,畢竟我們不能幫她一輩子。范傾總是點頭答應,但面對他的前妻,依然是百依百順。

范傾去上海的次數少了,改成他前妻來南京探親。每逢周末,她帶著女兒,大包小包落戶到我們家,很自覺地在客廳把沙發鋪成床,第二天一大早起來開始收拾房間,如同到了自己家。

范傾就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似的享受著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待遇,閑暇之余和女兒親昵一番,他們更像三口之家,我卻成了外人。

七月酷暑,正值幼兒園放假之際,范傾的前妻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搬進了我們家,她說女兒想爸爸,想趁這段日子讓他們父女在一起。范傾為此沒有任何異議,我卻感到事情越來越嚴重,范傾勸我不要胡思亂想,對于前妻,他早已沒有感情,只是對女兒放心不下。

夜的放縱

終于有一天,我忍無可忍了。那天,前妻在我們的衣櫥里為范傾整理衣物,突然間,我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我毫不客氣地對她說:“你有本事在上海開畫廊,就說明你有自力更生的能力,為什么總是依賴范傾!”

當天,范傾和我大吵一番,說我一點同情心都沒有。這時,我才意識到這個家已經不是我和范傾兩個人的小窩了,他的前妻,分明就是一顆隨時都會引爆的定時炸彈。

面對我和范傾的爭吵,他的前妻一直都不聞不問。我每天心煩意亂,上班萎靡不振,我勸自己再忍耐一下,這個假期過后她們就回上海了,我會和范傾繼續以前的生活。

然而還沒有等假期結束,我從未想到的一幕終于發生了。

那天晚上,我睡到半夜,突然被手機沒電的報警信號吵醒,我的身體不由得向范傾靠了靠。誰知,我一摸旁邊居然是空的。我當即清醒過來,預感到有什么事情發生。

我沖出臥室,客廳里只有小孩一個人,隱隱約約我聽到一些聲響從衛生間傳來。衛生間的門是鎖著的,沒有開燈,但是我卻清楚地聽到了喘息聲……

突然間,我的心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我仿佛完全喪失了理智般打開了家里所有的燈,然后把孩子從床上拖起來,我讓孩子去找她媽媽,我把她拉到衛生間門口讓她喊媽媽。里面的兩個人被外面的動靜驚呆了,當他們衣冠不整地站在我們面前時,我和孩子都哭了。

夜的放縱

范傾把我拉進臥室說有什么事我們自己解決,不要影響了孩子。我毫不客氣地回敬了他:“孩子的父母就是禽獸做派,她不被影響骨子里也好不到哪里去!”當范傾的一個巴掌重重地落在我臉上的時候,我想,無論如何,我再也不會和這么一個男人生活一輩子。

第二天,范傾的前妻帶著女兒離開了南京,這一次,范傾沒有去送。我收拾好行李搬出了公寓,范傾說大家先冷靜一段日子,等心平氣和了再解決問題。我想已經沒有什么好商量的,破鏡無法重圓,即便修理得再完好,它也是有了裂痕的。

如果他真的很愛我,很在乎我,那一夜的放縱就不應該發生,如果我這一次原諒他,并不擔保他就不會再有下一次,所以,分手,是最好的結局。

編輯推薦
  • 相關內容
    河北排列7玩法